写在 TFT 小组 第 35 期 之后

在同学的介绍下,我报名了 刘功勋 老师的 TFT 35 期口语小组。之所以报名这个小组,理由也很简单 —— 就是为了学习口语,为 TOEFL 做准备。在昨天,小组正式结束,感觉收获颇多。同时,这几天又有一些其它想法涌上心头。

这十天做了什么

背段子

TA(助教)每天都会布置一篇新段子,一般是一篇一分钟内可以背完的段子。这些段子大多是老师基于某一个话题,然后从晚上摘抄整合下来的,感觉质量还挺高的。举个例子:口语段子

说实话,我算是小组里每天完成被段子任务最早的同学了:一是因为我现在几乎全职学英语,二是我的口语不是很好导致有些词没都对就搜的一些过去了,但好在 coach 会对学生的发音进行一对一的简单评价

做TPO

每天都会做一套左右的 TPO 要求将做题时的语音(即模拟考试状态下的语音)和多刺研读材料后修改的录音,以微信语音的方式发在小组群里。

不得不提一句,因为大家都发在群里,所以我也听了其他人的语言 。又一次感觉我的口语发音和别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Coach 反馈

“没有反馈的训练是一场灾难”。我现在十分认同这句话。

其实上面两项”背段子” 或是 “作TPO” 都是可以自己独立完成的,用不着报什么小坐。但”反馈”在口语中却是很依赖他人的。因为在得到coach 的反馈之前,我对某些错误是一无所知,甚至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举个例子,have to do 就这个短语而言,我刚开始说得时候,总把重音放在了 to 和 do 上,也就是说 have 这个词轻声掠过了。但实际上,coach 告诉我敲敲相反了,尤其是向 to 这种词往往用不着咬那么重,把 have 要的轻, to do 咬的重,一股 chinglish 的味道。说完, coach 便示范了一遍,比较著我自己的读音,确实我有一股 chinglish 的味道。每天coach 都会单独点评每个人的一条语音,指出不当之处。

但可惜这些 coach 也是兼职,不是全职,coach 们大多在中午休息时间或下班时间点评。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是全职的话,价格就应该会贵了许多吧。

上课

十天内,刘功勋 老师讲了 7 次课。讲了一些做题和语言现象。每个老师都有那么一些理解。我觉得关于上课这点,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令我比较羡慕的是,老师作为一名从 CMU 毕业的学生,不仅会 能在硅谷code, 还会 guitar!。这对没有受过艺术教育的我来说,真的好羡慕这种才能。

总的来说

至少有所收获,值不值是一个很难说的话题。毕竟每个人看法不同。而且我也不想说太多这方面的问题,毕竟我不想让著文章变成一篇打广告的文章。

但是这个新的形式很吸引我,每天背段子,完成作业,接受反馈,老师讲课,至少比单独一人瞎蒙的要强。

十天后

即将来临的TOEFL考试

没几天了,也不想说是哪一天了。感觉已经是交学费了。上个月考完 G,用一个月准备 T 确实慌了点。但也无奈,暑假的位置已经背抢光了,没有太多选择了。

离校的暑假

我现在的座标在杭州,也就是两个月后要举办某重大国际会议的地方。

ZF 不允许学生暑假留校,想把我们都赶走,以免后患。对于我来说,我当然不愿意这个决策,毕竟学校好歹学习氛围比其他地方要好点。但要对于我们学生来说,没有选择,毕竟我们不能与 ZF 对抗。因此我身边的人都很快选择了接受。我尽管也选择了接受,但是一想到 ZF 是处于什么目的而出台了这个决策,我的心里依旧充满了不满。

毕竟没想到一场看上去一场与我无关的回忆竟然打破我两个月的计划。

关于代码

说实话现在很少敲了,虽说有时会忙中偷闲敲上几行,但明显没有以前多了。未来几个月也应该会是这样把…


P.S. 某天晚上突然有感写下一篇blog,可能某些地方思绪略微杂乱了一点。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想写新的一篇。